回到過去


我走在華僑大學的校園大道上,就是被我比喻為向日葵的莖幹的大道上一個人走着;在上完課和吃了晚飯後大家都在自己的宿舍裡,而我比較喜歡在校園內外走走;我是讀電腦系的,和我一樣從澳門過來讀00級的電腦系還有八九個人;雖然我剛進"華僑大學"時對它並不了解,但一走進了校園我就開始讚美她—華僑大學;

大學一年級時我們五個人經常在一起,因為之前在培華中學已經是同學了;李慧賢是一個很活潑的女生,她是我們之中的唯一的女生;何良甲是我的同房,他個子比較矮;麥遠欣個子很廋,他喜歡抽烟;黃文賢是個胖子,天生無愁無慮的性格;我,蘇博明性格是脾氣大,郤有些細膩;宿舍"12號樓"的晚上門被關了,過了十一點就會關了樓下的大門,那叫門禁;我喜歡這樣的門禁,因為這樣我們更像是一家人;這幾天搬進宿舍的人不多,各層的走廊都靜悄悄的,那時我們"培華"四個男同學都在阿包麥魚宿舍裡聊天;雖然房間空間不大,但因剛搬進來,未買其他物品,我們聊天時並沒被細小的空間而減少對大學生涯的想像力;我們沒有準備東西吃宵夜,到了零晨12:00時,大家都很餓又沒有東西可吃;我們下了一層到103房,裡面有三個人圍着聊天,他們三個都是"蔡高中學"畢業的,一個叫老虎,一個叫法律祥,一個叫建築祥.因為自私,所以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他們聚在一起,又因為相互太近而擔心起來;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害怕;反正我從他們手中拿到一包干飦,我們沒有吓唬"蔡高"的人呀!

何良甲是和他父親一起過來的,他父親住校園北區的"專家招待所",一天的租金需要一佰元,他總共租了七天.而在第二天時我就跟何良甲說:"學校外面很近的地方你租一個月才300元,你父親也可以租在那的,現在是一天一佰元,比起外面是貴很多";何良甲他表哥也有過來,是從福州過來幫何良甲辦開學的手續的.他表哥認識12號樓的一位年輕的女管理人員,但是他們講話還是很客氣的;何良甲的入學事情就在幾天之內給辦好,和其他人一樣沒有快些辦好;我覺得他父親和他表哥只是陪陪何良甲,不想他一個人過來感到寂寞;

我和黃文賢,和麥遠欣都選了乒乓球作為大學期間的體育課程。我們走在西門的體育館上課路上,一路上都是輕鬆愉快的笑聲;踏在用方形石做成的小路上,有些不平坦,有時會在小石頭中間長些小草;在小路的別外一邊就是學校唯一的五人足球場,它同時也是二個籃球場平排在一起做就而成的。這一班乒乓球課有二十個人參加,我們是和女生共享體育館的,她們就在我們的對面上乒乓球課;這對我是很大的鼓舞,因為可以和青春年華的少女一起渡過體育課,這使每星期三有體育課的日子和往常不一樣;純白的陽光落在"12號樓"上,今天有體育課,一樓二樓和三樓的新來的同學都在穿他們的運動鞋。有些人穿足球鞋,有些人穿藍球鞋,有些人穿跑鞋。麥魚和阿包正在穿足球鞋,我已準備好了正在等他們倆個。阿包笑聲哈哈地說:"魚魚,你太慢了,你應該學學我,我快把鞋穿好啦。",阿包他停不了笑的沖動,他越笑,動作就越慢。麥魚回應阿包:"看誰穿的比較快,誰輸了誰請喝飲料"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