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块链的使命是改变人和生产工具的关系


生产关系的改变是很难的,因为每个人都是习惯于当下的生产关系,而未来的生产关系也是很抽象的对于我们的思维而言。解决区块链应用的便利性之后,物联网就可以起飞了,人跟物的生产关系就会改变。区块链这些生态这些治理啊,都是为之后的物联网做准备的,就是说都是为最后的生产关系的改变做准备的。


譬如澳门的公共停车位空闲定位系统,它是用传统的方法招标,由中标公司再分判给各工头,工头负责人按标准采购定位仪器和雇用工人实地安装。当工程完程后,安装工人就没他的事了。这是传统的生产力必然的生产关系。而在成熟的物联网的生产关系是,政府出台“公共停车位空闲定位系统项目”,每个人都可以找合法的停车位安装定位系统装置,因为定位系统装置的经济模型是用“开放经济协议”,安装者可以把安装系统的工作再分配出去,利益的分配是根据“开放经济协议”的条文执行,就算项目完成但是利益可以一直的分配给项目的参加者。而每个停车位空闲定位系统DAPP的开发者都可以使用定位系统装置的数据,DAPP也是使用“开放经济协议”,把广告的费用按“开放经济协议”的条文执行分配给安装工人和推广DAPP的参与者。因为定位系统装置的底层协议是一样的,所以定位系统装置能互通互连。区块链的生态组织可以防止参与者作恶,譬如用区块链的名誉系统,把作恶的人的行为永远记在名誉系统上,人人可以查询到谁作恶。区块链的去信息化,可以使一帮不认识的人也可以交易分享关键信息而不怕隐私泄密。这些都使传统的公司型态存在于区块链的无形之中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