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inbase资本家主导重构世界,设计跨链风险使Compound DeFi大不倒


资本家信心满满的主导重构世界

“管它应该不应该,去中心化应用时代到来之际,的确所有互联网应用都可以被重新发明一次。正如过去几十年里互联网应用重新发明了一次软件,重新定义一次商业一样。”——ArcBlock 创始人兼CEO冒志鴻正如尼采老师说的“上帝死了,一切都要重新定义”…
DeFi就像二战时代的坦克车,投降就上车,不投降被车碾过去。我们会对着敌人说啊,求你们上车吧,求你们投降吧,不会的,当人们拥有DeFi,根本不用理会资本家。但当下的资本他们也知道不能排斥DeFi,如果资本家不接受DeFi,会重滔错过10年前比特币的财富效应。 DeFi重构金融架构,因为资本家相信这个重构是大趋,所以资本家推动重构世界。DeFi依然是资本家主宰。资本家深深相信区块链肯定可以重构社会的。
有些人认为——“现在热爆的DeFi,只是像FCOIN 那样的故事,只有真正和实体结合的DeFi,才可以有的远。”币圈人常常为资产上链而发愁,相反资本家攻城掠地主导DeFi,把空转的DeFi玩的炉火纯青。对比币圈人和资本家的行为,立马高低立现。今人苏博明的绝句云:“权不见古人,财不见来者。念DeFi之悠悠,独清醒而涕下。”足以呈现资本家的心境——众人醉叫不醒,莫怪我!

资本家错过BTC,币圈错过DeFi

金融常在,银行不再,从Bank1.0到Bank4.0,当科技巨头不断蚕食传统的家金融市场,银行的数字化转型早已无需争议。如今,数字技术像血液一样,渗透到金融业务的方方面面,其带来的还有业务形态、组织和个人能力的变化。都信息时代末了,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留下的社会结构应该完成历史使命了,但是资本家一直都在。本来任何金融产品都是有门槛的,有门槛才是正确的。DeFi也有门槛,因为DeFi在没有门槛的时候,币圈认为DeFi是CX,当下DeFi已经被资本占据了,所以有门槛也是很自然的,谁叫你当初不相信DeFi。

资本家有苍蝇的嗅觉

资本家在100年前就与政治混合一体,“金钱是政治的母乳”。这句广为流传的评论精准而又犀利地揭示了当代美国政治的本质。 公元2000年,资本家错过了互联网技术财富积累效应,就像巴非特错过苹果股票。银行业的资本家不会错过绝对能取替银行业的技术DeFi。我们区块链公民本来可以摆脱资本家的控制的,问题是我们币圈怀疑DeFi是第二个BitConnect庞氏骗局。

Coinbase是资本家代理商

DeFi业务层的跨链。几个defi的网站都支持coinbase钱包登录,几个大的项目好像都有coinbase支持孵化。coinbase介入的很深入。Compound种子轮融资了800万美元,第二轮融资是2500万美元。其背后的VC身影包括包括了加密交易所Coinbase。这有利于COMP在Coinbase上实现及早上市。ETH 2.0后,会有更多的业务用区块链。ETH 2.0上的企業的存在都需要有银行的支持,在区块链的银行就是CoinbaseDeFi的Compound。当现实世界的银行消失了,但已消失的银行通过资本家的空转作,在区块链上也建立他们的银行,ETH 2.0是区块链银行元年。

DeFi代币本身风险的例子?

就像mykey挖矿年利率有15%,风险只限mykey本身。MakerDAO,因為它公布去中心化的路线图并作出实际的表示。比特币的“闪电网络”可以被视为在比特币区块链上运行的DeFi应用程序。EOS,EOSRex使用户能够借用和借出EOSIO资源(例如CPU、内存、带宽/网络)。
什么是跨链业务的风险?

imBTC 是一个 ERC777 标准代币,始终与 BTC 1:1 锚定。 imBTC 价值将 100% 由所托管的 BTC 支持。目标是将BTC连接到ETH生态系统,并为用户和开发人员构建无缝的可访问系统,以铸造,交换,借出和赎回BTC。因为DeFi合约没有花费更多时间来培训每个相关人员。没有敦促合作伙伴自己检查安全隐患。使Uniswap 和 Lendf.Me 都遭受了重入攻击,并被窃取了大量的用户资金。跨链的Token都会产生与人相关的安全问题,而业务跨链更会大量产生与人相关的安全问题。

跨链的DeFi为什么会有风险?

跨链的前提假设是每条链的性能和安全指标是一样的,不过单独一条链的性能跑不了太多的业务。 ETH 2.0 的64条平行链和ABT的链网就是解决一条链性能问题的方案。 ETH 2.0 PoS 和分片架构会改变整个生态的样貌,后者则会带来可扩展性和整个系统更多的复杂性(因此也是更多的功能)。如果参与跨链的链的性能不同,根据木桶取短原理,跨链的性能和安全都会下降。若DeFi业务层运行在这种不安全的的跨链,安全指标会大幅下降。譬如imBTC假代币的出现。截至2020年6月22日, 以太坊上BTC资产价值超过六千五百五美金。其中, WBTC 4839个, HBTC 710个, imBTC 602个, renBTC 503个。而这些影射BTC过来的资产,已出现在资金池的抵押品类。DeFi能被设计成贯穿各个资金池的业务,风险也是剩数的增大(WBTC风险 * HBTC风险 * imBTC风险 * renBTC风险)

为什么会有风险?

V神认为我们强调华而不实的东西,给你幻想高利率太多。利率明显高于传统金融的水平,本质上要么是暂时的套利机会,要么是伴随着未声明的风险。而什么是未声明的风险?苏博明认为涉及第三方平台时,DeFi能增加更多人为不安全措施。

2029 DeFi将是2008年的房地产的翻版

更多数字资产注入,更多的流动性注入,使用机器人,都是为了高频套利——闪电贷(可以一分钟靠智能合约发起20种价格),compound等defi杠杆率,换手率,造成了这次套利。短时间大量资金进入DeFi,会使链下的资产生态受DeFi的影响,最终承认DeFi是大而不倒。原理和房地产一样,当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,会使很多非房地产的项目也受房地产影响,最终把房地产绑架在国家上,使房地产大到不能倒。
激励Token 绝大部分由投机者产生,其价值也由投机者贡献,由于其设计的彻底正反馈属性(比如没有数量和时间限制),导致在很短的时间形成正向增长循环,没有任何可以限制这种爆炸式增长的负反馈,而真实的交易需求(不在乎激励或者稍微有一点弱激励即可的交易者)增长显着低于投机者的正反馈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这样构成了一个投机者的收益错觉。这种错覚能引导资金的方向,使资金流向风险更大的资金池。使币圈被全歼。当下的经济大放水和利率的非常低或者负利率,使资金容易进入DeFi这个产生高利率的地方。所以高通胀和低利率是好事情,金融机构布局DeFi数字经济,需要利用高利率去收割世界。有钱人最怕就是不能抵抗通胀的事情发生,而数字货币或者数字经济使資本家找到一个资金靠岸的地方。数字经济社会也是会有危机发生的,但是危机发生时候我们不能通过央行的放水,所以有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。资本家进来区块链,肯定是找一些快进快出项目,最适合的是DeFi。等资家拥有DeFi话语权之后,会立法去监管去保护自己的所得。资本家有了保护利益的法律后,剩下的就没有币圈的事了。像以前北美洲印第安人的一大尸史和英国圈地运动后,资本家就立法保护私人财产,说什么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。

世界经济危机通涨且低利率使资本家靠岸DeFi

通缩的经济体是好东西,朱镕基总理上台之后,九十年代末到 2001 年,中国的货币是通缩的,但那时候的中国经济是在向好的(据张五常教授观点)。经济通胀使用传统的解决方式是央行注水,或者说资产被通帐吃掉是好的事情。之前房子可以抵通帐,但是生活如何?所以通帐这个事,来或不来对百姓无差别。如果通帐够强,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抵通帐,那也好,因为有钱人反而是损失最大的。对有钱人收智商税只有强大的通帐,为了抵挡智商税,资本家靠岸DeFi重构银行。

本人预測的区块链未来編年史

第一阶段2009年,BTC

第二阶段2019,区块链

第三阶段2029,资本家控制的CoinbaseDeFi

分类: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